产业

煤炭需求下降价格却飙涨 发改委要求稳住煤超疯

时间:2016-12-07  来源:品牌中国网   作者:品牌中国网  责任编辑:陈璠 

在2017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透露,全国煤炭消费连年下降,据测算,今年1~10月,全国煤炭消费量约31.3亿吨,同比减少6100万吨,下降1.9%。

    跌入谷底后,煤价终于再攀高峰,硬币的另一端,则是煤炭需求相对去年再下滑。

  在12月1日召开的2017年度全国煤炭交易会上,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透露,全国煤炭消费连年下降,据测算,今年1~10月,全国煤炭消费量约31.3亿吨,同比减少6100万吨,下降1.9%。

  另一头则是煤价的逆势上涨。去年11月25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373元/吨,今年11月30日,该指数为599元/吨,相较去年同比上升近60.59%。

  山西汾渭能源开发咨询有限公司价格组经理曾浩告诉记者,由于“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等减量化生产措施影响,叠加运输成本上升、煤企自然淘汰等多重因素,最终导致煤价大涨。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交易会上直言,由于煤炭需求并未增长且供应绝对有保障,“煤炭价格将有序调整至合理区间。”王显政则直接提出,要把价格稳定在550~600元/吨左右,维护行业平稳运行。

  ●需求回落未根本改变

  消费需求继续下降,煤价“过山车”却回到上升段。

  数据显示,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11月30日报收599元/吨,环比下行2元/吨,虽连续四期下行,跌破600元/吨关口,但相对去年仍强势上涨60.59%。去年11月25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报收373元/吨,业内普遍认为,当时煤价已近谷底。

  价格触底反弹的另一面是需求继续下滑。王显政表示,全国煤炭消费总量持续回落的态势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他提供的数据显示,全国煤炭消费总量在2014年同比下降2.9%;2015年持续下降3.7%;今年1~10月,全国煤炭消费量约31.3亿吨,同比减少6100万吨,下降1.9%。据预测,今年全年煤炭消费量近39亿吨,同比减少约5000万吨。

  煤价怎样做到逆势飞涨?曾浩认为有多重原因,但主要还是受“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等减量化生产措施影响。连维良公开发言透露的数据显示,约有6亿吨产能受到影响。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测算,6亿吨产能约占今年预测消费量的15.38%。

  另一方面是运输成本的上升。曾浩说,由于今年9月开始执行公路治超新规,煤炭公路运输成本大幅上涨,同时也带动了铁路运输价格的上扬,“煤炭总成本中物流占比过半,对价格上涨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此外,煤企受市场因素淘汰比预期更为迅速。曾浩分析,由于超过预期的煤企自然淘汰,所以“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导致的缺口无法及时被补上,最终也拉升了煤价。

  曾浩还表示,基于中国市场需求连年下降,国际矿商也减少了开采,使得国际市场提供的增量不足,无法较好的平衡国内价格。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外煤炭价格基本持平。

  ●将有序调整煤价至合理区间

  在政策逐步调控下,煤炭价格越发趋于稳定。

  连维良表示,应该对煤炭市场有理性判断。他认为煤炭需求并未增长,除了近年来煤炭总体需求的下降外,更大的问题或是整个行业长期的过剩,所以继续去产能要坚定不移。

  连维良坦言,在现有力度下,我国今年煤炭产能依旧在57亿吨左右或以上,就算去产能在2020年如期完成,规模也近49亿吨,而届时消费需求也只有41亿吨。

  同时,这41亿吨里还要刨除2亿吨左右的进口量,实际需求在37亿~ 38亿吨左右,在49亿吨产量中减去近6亿吨的减量化生产控制,43亿吨的产量也能够满足国内需求。连维良说,“就算煤化工增加了消费,需求也很难有绝对量的增长,去产能状况并未根本改变。”

  一方面需求疲软,另一方面供应充足。连维良再三强调,供应绝对有保障。“不是没有供应能力,而是我们主动调控了产能,通过减量化生产控制产能,可以根据市场需求变化有序释放,供应能力有绝对保障。”

  所以,连维良提出,煤炭价格应有序调整至合理区间。他认为,今年来的煤价上涨,相当部分是对前期煤价超低的合理回调。随着签订中长期合同等措施,煤炭价格肯定还会回调,供暖期结束后回调幅度会更大。“在充分尊重市场规律的前提下,政府会适时采取必要的调控措施,使煤价稳定在合理区间。”

  煤价逐步稳定下,王显政也有了自己的预期。他表示,要着力稳定煤炭价格,把价格稳定在550~600元/吨左右,维护行业平稳运行。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50元的波动区间相对较小,这给调控带来较高的监管成本,“把波动区间设置大一点会比较利于市场运营。”

  ●退出标准将提高到30万吨

  随着煤炭需求的减少,监管层也给煤企指明了转型路。

  连维良表示,单一的煤炭主业没有出路,煤企应加快融合发展水平。他透露,发改委也正在研究推进煤企行业内、跨行业的兼并重组措施,将支持行业企业向下游产业延伸。连维良说,煤电一体化、煤焦一体化、煤化工、煤钢等都是好的重组方向。

  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张敏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煤企与相关行业兼并重组的做法由来已久,主要逻辑还是拓宽产业链,降低经营风险,减少生产成本。同时,目前煤炭上下游产业都在回暖,确实是个有利时机。

  德勤(Deloitte)发布的《2015年中国矿业重点议题》也认为,中国煤炭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将可能沿着行业内兼并重组以及跨行业重组两条路径发展,行业内兼并重组将形成行业龙头的相对垄断竞争格局,而跨行业重组则带来产业链条的延伸。报告认为,电力企业与煤企之间或石化企业与煤企之间的跨行业整合,一方面可以促进清洁煤技术的推广;另一方面可以实现上下游联动。

  如煤价持续维持在500元/吨以上,煤企将维持较好的盈利水平,上述业内人士说,届时将有动力跨界并购。但他也表示,“我国煤企发展还是相对粗放,同时,相对落后的管理方式也很难让煤企在高市场化的行业中占据竞争优势。”

  连维良还指出,必须加快提高行业先进机制,在去产能过程中坚持先进产能尽保,落后产能应退尽退,2017年是最后期限。相对落后产能要引导退出,小煤矿退出标准从3万吨、6万吨、9万吨到15万吨提高到30万吨。“这种变化固然使企业缺乏稳定的预期 ,但退出标准提高恰恰反映了一种趋势,这是不可逆反的趋势,去产能的过程就是用先进替代落后。”

  他进一步透露,行业集中度将提高。今后煤炭行业在资源配置、产能计划等方面都向规模大的企业倾斜,进一步严格安全、环保、质量、规模、和信用方面的约束。推动兼并重组,转型升级,因此小企业要逐渐退出,大企业要想办法推动整合,争取在2020年形成10个左右亿吨极特大型煤矿企业。

  “在完成去产能的同时煤炭全行业能有一个脱胎换骨式的发展变化。”连维良说。

 

 

阅读推荐

行者,一念一生

六小龄童,本名章金莱,1959年4月12日生于中国上海,祖籍浙江绍兴。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演员剧团国家一级演员,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兼职教授。 行者,一念一生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中国名牌》杂志2017年第 《中国名牌》杂志2017年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