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

为民族润滑油品牌博得一席之地

时间:2017-07-25  来源:中国名牌   作者:张飞龙  责任编辑:陈璠 

2016年10月25日,特斯特被授予“中国汽车润滑油十大领军品牌”,闪烁的霓虹灯下,人们也许永远猜不出这位倔强的女性坚持背后的艰辛、创业前后的不易。

 
北京顶级特斯特石化有限公司董事长郑瑞卿有许多光环头衔,例如北京市房山区人大代表、中国汽车汽配用品行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汽车润滑油商会常务副会长等。如果问她最中意哪一个,她会回答:“我首先是中国人,然后才配拥有其它。”
 
也许与军旅家庭出身有关,也许与国外的不平遭遇有关,即使在特斯特处于生死存亡之际,郑瑞卿依旧坚持民族品牌至上的原则,拒绝外资的橄榄枝、拒绝价格战、拒绝降低润滑油品质。
 
2016 年10 月25 日,特斯特被授予“中国汽车润滑油十大领军品牌”,闪烁的霓虹灯下,人们也许永远猜不出这位倔强的女性坚持背后的艰辛、创业前后的不易。
 
初入商海
 
决定离开体制,正是郑瑞卿在华北油田大展身手之时。
 
那时人们对这位果敢的女领导有着“大气”“聪颖”“勇敢”的印象。80 年代中期,本为老师的郑瑞卿转调华北油田三产做业务,这份在体制内看来最吃劲的活儿却因郑瑞卿的缘故,变得顺风顺水。
 
市场在那时而言是一个时髦而又陌生的词汇,人们还没有明白其中意味着什么,此时郑瑞卿已经帮助华北油田签下供货协议,一举成为当时油田体系中的“名人”。
 
如果没有意外,郑瑞卿可能会守着铁饭碗过着舒心而又简单的生活。然而,不幸的婚姻迫使她做出了出走的选择。跳出体制需要勇气,但在商海浮沉之间存活下去则需要智慧和坚持。
 
1994 年,郑瑞卿启航创业之路,借资接手了一家濒临倒闭的刹车片厂。学技术、跑市场、找销路,郑瑞卿凭着华北油田历练出的经营本领,使企业转危为安。
 
但厄运有时总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袭来。1995 年刹车片厂突然被盗,各方利益瓜葛下郑瑞卿遭遇不明人士的勒索,并以绑架的恶性手段予以恐吓;南方客商骗走企业家底,转瞬间郑瑞卿负债百万元。
 
1995 年的农历新年,对郑瑞卿而言是年关,最后一天她把仅有的200 元钱送给一位上门讨债的老妪之后,站在空荡荡的刹车片厂,眼前一片漆黑。作为一个女人,在清冷的除夕之夜,无依无靠,欠下巨款,人生的路似乎到了悬崖边,无力回头也无力前行。
 
初入商海似乎是对郑瑞卿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戏弄她的选择,嘲笑她的无能。
 
涉足润滑油
 
1996 年,郑瑞卿垫资兴办润滑脂厂,随后润滑油生产加工基地开业。北京顶级特斯特石化公司雏形初现。郑瑞卿说:“进入润滑油行业是为了谋生,但进入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这样的判断来自于外资垄断,在郑瑞卿的描述中,那个时候国产润滑油在市场的口碑简直可以用灾难形容。民族品牌不仅受到了外资大鳄的嘲讽,就连本土消费者也固执地在民族品牌上贴上了劣质的标签。
 
“这里是生意场,也是民族尊严角力的地方。”郑瑞卿如是感慨。强烈的民族冲击激发了郑瑞卿的使命感,她认为自己有义务让民族品牌立足自己的国土,因此特斯特正式成立之时,就下定了要做民族品牌的傲骨。郑瑞卿说:“事实上,这样做非常任性。如果特斯特像其他同行一样将美国、德国字样加在产品面前,也许会取得不错的销售成绩,但那样相当于变相为外国品牌做了嫁衣,这样的蠢事特斯特绝对不干。”
 
2004 年,特斯特落户房山。一直坚持做好油,树民族品牌威信的特斯特得到了市场诚恳的反馈。国内数十家合作商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市场从区域逐渐拓展到全国、合作从零售走向批发、销售从简单变得初具规模。
 
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超长发动机研究学科带头人陈立功表示,特斯特民族品牌的发展与壮大着实不易,期待特斯特能够成为民族企业的中流砥柱。
 
主打民族品牌
 
荣誉因成绩而来,郑瑞卿一贯坚持的民族品牌理念也伴随着事业的发展而被人们所接受。
 
特斯特从负债起家,到如今初具规模,成为集润滑油生产、研发、储存、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服务商,每年30万吨包装油脂的生产能力让特斯特有能力在市场中为民族品牌争取到一席之地。
 
据了解,目前特斯特已经拥有全自动调合及包装生产线,可生产包括内燃机润滑油在内的10 大类润滑产品、500 多个品种。其产品品质稳定且得到了消费者的推崇,甚至获得了航空航天客户的订单。
 
郑瑞卿认为,只有加大研发力度和提升营销水平,才能从根本上促进特斯特不断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和品牌国际运营能力,推动生产向研发和营销环节的拓展延伸,实现产业升级。
 
因此特斯特不断创新,将改进现有的经营方式、管理方式作为特斯特的重要任务。为此郑瑞卿虚心向优秀企业学习,向专业领域的专家求教,进清华大学卓越CEO(总裁)高级班研修,坚定打造民族品牌、振兴民族品牌的决心。中国品牌管理研究中心总经理齐佳鑫说:“品牌竞争力将成为未来经济领域的重要指标,而特斯特打造民族品牌,还有更深层次的动因,就是实现品牌报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