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中国城市格局再次大洗牌 两大新城"衰败"

时间:2016-07-05  来源:品牌中国网   作者:品牌中国网  责任编辑:陈璠 

对于一个港口城市而言,经济下滑、航运公司远走,是不是就意味着衰落已经袭来?

   天津和大连这两座港口城市的命运本月遭到重大打击: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两大央企航运巨头重组后,将业务总部撤出天津和大连,转向了上海和广州。这意味着,长江以北已经没有一级航运巨头!

  央企航运巨头是港口经济的抓手,失去了抓手,北方港口城市前景堪忧,而中国航运业务重心整体南移这一历史性变化的出现,对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则是巨大的利好。中国地域格局正经历一番深度洗牌,央企航运巨头南迁是耐人寻味的注脚。

  对于一个港口城市而言,经济下滑、航运公司远走,是不是就意味着衰落已经袭来?

  这个问题,正困扰着我国北方的这两个出海门户城市——天津和大连。

  一、大咖撤离

  近日,央企航运巨头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整合落地,重组后的公司“中海运”却将集装箱、油运业务的总部落户到了上海,散货业务的总部落户到了广州。而在散货业务和油运业务上,相对具有优势的天津和大连,却错失了机会。

  要知道,中国远洋下属企业中远散货业务大本营在天津,油运业务总部在大连,业务体系和港口设施无需重新搭建和建设。

  更严重的是,中国航运业务最大的四家公司中国海运、中国远洋、招商局和中国外运[-1.96%]在完成此轮央企重组之后,总部分别设在了上海和香港。长江以北已经没有一级航运巨头!

01.jpg

  二、天津为何不再是巨头?

  航运公司走了,意味着船走了,意味着需要服务的人走了,首要还是货物环节出了问题。

  货物来源是对港口依托城市和其腹地经济特别是工业最直观的反映。而来自天津统计局数据显示,2009年1月-2016年5月,天津港口货物吞吐量和港口活跃度,整体处在低谷。

2.jpg

  这影响可就大了,要知道航运早已不是这几条船、几个人的概念,海上航运中心至少具备两个条件:

  一:货来了,有船能去目的地,这需要航线稠密的集装箱枢纽港、深水航道、集疏运网路等硬体设施;

  二:能为船、船员、对外的贸易提供服务,港口依托的城市需拥有强大的金融、贸易、信息等软体功能。

  可见,航运产业体系相当复杂,其中每一个业务都可以延伸成一个行业,而这背后涉及的就是就业和税收。

  所以,港口货物吞吐量不再活跃,极大影响港口的经济。

  同时,由于航运是资金密集性产业,它会影响一个城市的资金量,而资金量对城市的科技创新等产业的影响可谓立竿见影。

  三、大连为何深受拖累?

  大连曾是东北经济的佼佼者,大连港大连,辐射东北。如今的大连经济报告,满屏的下滑字样。

  通过这张图,我们可以侧面看到大连,甚至是东北的经济状况。

3.jpg

  6年,大连对外贸易几近停滞,一般贸易、加工贸易或高新技术品的进出口额均是权限下滑。

  大连的低端工业成了经济的拖累,占GDP46.31%的工业,对经济增长贡献了10.6%。

  港口对工业具有依赖性,但大连的工业仍过度依赖煤炭等传统重工业,高附加值的工业鲜有出现,仅有的几个仍处于上涨阶段的品类和高附加值、高科技相关性并不大。这就是大连经济一蹶不振的重要原因。

  延伸阅读

  航运央企重组,上海、广州为什么赢了天津、大连?

  作者:孙不熟,来源:城市战争

  一、央企搬家,上海、深圳可能是最大赢家

  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区功能、央企总部搬离北京并非只是口号。

  重组之前,中国远洋的总部在北京,中国海运的总部在上海,重组后的新总部选址上海,证明上海在承接央企总部上的优势。北京无港,上海是中国最大的航运中心城市,承接中国最大的航运企业,也是对市场规律的一种顺应。

  除了中国远洋,另一央企巨头——中国电子[-1.78%]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据称也将把总部搬到深圳。深圳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最发达的城市,中国电子搬至深圳,也可以看成是对市场规律的一种顺应。

  除了北京,上海与深圳也是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在基础设施、融资渠道、政策优惠、人才储备、国际化水平都具备很大的优势,有理由相信这两个城市将央企搬家的最大赢家。

  二、上海、广州为什么赢了天津、大连?

  重组之前,中远散货业务大本营在天津,集装箱业务总部在上海,其油运业务总部在大连,特种船业务放在广州。对中海来说,注册总部与集装箱业务均在上海,散货业务则放在广州。所以重组之后,上海与广州是最大赢家,天津与大连则不免显得有些失落。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同为港口城市的天津与广州在竞标货运总部时竞争激烈。天津一直属于中远的“大本营”,具备大型干散货港口,码头设施齐全。此外,天津在用优惠条件招商引资的方面表现得十分积极,希望这些公司都能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落脚”。

  这也是天津一直更被看好的原因。但报道还透露,广州方面的策略更为积极,“他们仅仅告诉中远,广州会满足其他城市所提供的任何条件。”毫无疑问,在这一轮争夺央企总部方面,广州展现出以往罕见的那种势在必得的决心与执行力。

  当然,也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天津滨海新区去年的爆炸事件可能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次竞标,重组后的新总部可能对天津在公共安全上的管理水平存在些许质疑。

  三、中国航运业务的重心正在南移?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航运业务基本被四家公司垄断,分别是中国远洋、中国海运、招商局、中国外运。前二者被整合到中远海运,总部放在上海,中国外运则被招商局整合,其总部在香港。

  这意味着,整个长江以北已经没有航运业的一级公司。航运央企的业务不仅仅是船队,还有规模庞大的港口业务,例如,中远与招商局两大巨头基本上参股了国内所有港口城市的投资与运营。所以,航运央企的南迁,对南方港口城市的运营也是一个利好。

  这可能传递出一个重要信号,那就是中国航运业务重心的整体南移。

  过去十多年里,凭借能源工业与重工业的红火,北方港口城市的吞吐量强劲增长,但这两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北方城市普遍出现传统制造业下滑与产能过剩的困境,而南方城市的能源产业与传统制造业比重较低,轻工业与先进制造业的比重较高,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去产能、调结构的阵痛。

  这可能也是航运央企业务南迁的一个重要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