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集体亏损难挡资本热情 海航加码在线短租

时间:2016-12-07  来源:品牌中国网   作者:品牌中国网  责任编辑:陈璠 

日前,继小猪短租C轮融资6500万美元后,新三板上市的海外短租平台住百家,也在上周连续发布两次定增公告,总融资额为1.32亿元。其中,1亿元是向海南航空旗下的海航酒店集团定增。

    分享经济的热潮下,资本也开始搅动在线短租的一池春水。

  日前,继小猪短租C轮融资6500万美元后,新三板上市的海外短租平台住百家,也在上周连续发布两次定增公告,总融资额为1.32亿元。其中,1亿元是向海南航空旗下的海航酒店集团定增。

  住百家发布的公告称,本次发行完成后,双方战略合作和协同效果可以进一步推进和发挥。公司可以借助海航资源,获得精准用户导流、线上资源对接、线下渠道支持及用户数据合作,帮助公司满足出境游用户的一站式需求。

  不过,与大多数互联网企业一样,分享经济的火热,也逃不出行业集体亏损的困境。以全球在线短租市场巨头Airbnb为例,该公司在2015年的收入9亿美元,但亏损为1.5亿美元。

  规模较小的公司更是难以幸免。住百家2016年半年报显示,住百家上半年实现营收4926.86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70.74%。在亏损大幅收窄的情况下,其2016年上半年亏损额为4973万元。

  与此同时,Airbnb也一直在觊觎中国市场,国内在线短租平台将面临更大的压力。12月5日,住百家首席战略官张凌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在线短租市场刚刚起步,用户渗透率还比较低,目前还远远不到竞争的阶段。

  另外,在线短租市场目前在监管层面,还未受到太多关注。主要因为其处于发展初期,尚未对酒店、公司等利益相关方以及政府部门的管理造成太多的压力。一旦行业起飞,或许也会像滴滴出行、易到用车一样戴上“紧箍咒”。

  海航持续加码

  新三板公司的融资造血能力不及主板,一直让新三板饱受诟病。截至今年10月底,新三板挂牌企业已达9485家,总市值3.6万亿元。不过,大多数公司的发展并不顺利,该板块月度定增融资额已连续6个月低于100亿,10月的融资额更是降至47.91亿的低点,定增融资目标仅完成15%。

  住百家的融资也不顺利,并一度遭遇资金链紧张的质疑。该公司公告称,公司拟以21.37元/股的价格,向海航旗下的海航酒店集团定增1亿元。这是其挂牌近8个月来开启第二次定增,第一轮定增发布在三天前,融资额仅有3200万元。这也是海航集团第二次投资住百家,去年9月,住百家获得海航集团5亿元的C轮融资。

  按照张凌鹏的介绍,住百家意图打造的是“Airbnb+凯撒旅游”模式,不仅提供非标住宿,同时还向用户提供一站式旅行服务,包括接送机、当地管家、海外保镖等,其目标是成为服务国人高品质深度出境游平台。目前,旅行服务已占其收入比的近44%。

  与Airbnb不同的是,住百家是自行定价赚取差价的模式,而Airbnb则从房主与房客的交易中收取手续费,每一笔交易收取房主约3%的佣金,房客也需要支付6%-12%作为服务费,具体的比例由房屋面积和租金决定。

  “区别在于,我们是提供服务的,我们不光提供信息,我们还保证出行体验,所以我们有定价权,同时我们为用户负责更多,我们保证房源的质量、服务的质量。”张凌鹏进一步解释称。

  不过,这也意味着,住百家在房源和全球市场拓展方面,必须付出更大的管理成本。而这笔投资,也是海航布局境外住宿和在线旅游的又一枚落子。尽管住百家预计到2017年能实现营收平衡,但是这一目标的实现绝非易事。

  该公司另一名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住百家将从人员结构、产品形态、渠道、技术等方面来着手改进。

  行业风口已至?

  今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将目光频频投向在线短租市场。此前,Airbnb完成了由Google Capital领投的C轮8.5亿美元融资,其估值水涨船高至300亿美元,并表示将进军中国市场。小猪短租在完成6500万美元C+轮和D轮融资后, 也把目光瞄准了海外。

  此外,行业也开始呈现出了一定的集中度。劲旅咨询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旅游分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预计可达到89.4亿元,相比2015年的交易额增长80.6%,分享住宿市场规模持续上升。在线旅游分享住宿行业在2016年全年预计可完成2103.2万间夜,相比传统酒店市场,分享住宿市场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这也是Airbnb坚定不移进军中国市场的重要原因。自去年8月以来,中国已经成为其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Airbnb将在中国成立独立的子公司,并与深圳、重庆、上海和广州等城市达成了合作协议。

  国际巨头的涉足、资本抛出的橄榄枝都预示着,市场争夺战即将开始。申万宏源研究报告指出,出行和住宿共享经济经过一轮角逐,消费者需求已开始从价格敏感走向价值敏感。共享的思维也从最初的产品共享,开始沿价值链和服务质量向上迁移。

  对此,张凌鹏认为,每个平台面对的市场是不一样的。“途家、小猪短租等更偏重国内市场,而我们是一直专注海外。我们对标的也不是Airbnb的用户,而是高端酒店的用户。”

  在业内人士看来,房屋短租面临的管制相对较少,也更为市场化。不过,个人房东是否具备营业资质,治安、消防、卫生能否获得保障,始终是个问题,平台也一直游离在政策的监管之外。

  12月5日,亿欧创始人、资深O2O行业分析人士黄渊普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虽然资本开始投向在线短租,但是政策监管、房源拓展和服务管理是行业面临的三大难题。“这几个问题是每一个平台都面临的挑战,而在国外,分享住宿的概念和规定都比较成熟,把市场焦点放在海外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