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

乐视影业:用消灭奇迹的方式创造奇迹

时间:2015-12-28  来源:新华网   作者:徐曼曼  责任编辑:陈璠 

在巨头和独角兽强势入局的残酷竞争格局下,乐视影业用了四年时间,在中国电影市场中分到了更大的一杯羹——四年总共发行34部影片,创造的总票房超过60亿元。

 

乐视影业CEO张昭

新华网北京12月28日电(记者 徐曼曼)在外界眼中,乐视影业是一家成就奇迹的公司。在巨头和独角兽强势入局的残酷竞争格局下,乐视影业用了四年时间,在中国电影市场中分到了更大的一杯羹——四年总共发行34部影片,创造的总票房超过60亿元。

站在这条优美的增长曲线下,乐视影业的CEO张昭——这位出身传统电影行业的大佬,如今游刃有余地穿梭在互联网时代的电影业中,面对飙升的票房收入,他提出不要总追求票房最大化,要用消灭票房奇迹的方式创造产业奇迹;他要把电影从制造业变成服务业,他认为娱乐要成为文化的心灵鸡汤,他用效率和速度丈量着中国电影产业发展的脚步,见证着中国电影格局发生的巨大变化。

产业运作让情怀落地

2015年在中国电影史的坐标中,堪称“神奇”的一年,矗立在数字上的游戏让资本热血澎湃,票房呈现快速扩张的趋势。截至2015年12月3日,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已经超过400亿元,保守估计2015年票房同比增长超过40%。

从上游的资本侵略,到下游的院线扩张,再到视觉技术层面的大踏步前进,中国电影正在为全球提供一个视觉辽阔的空间。

但与此同时,从国家的宏大愿景上出发,“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到2020年,文化产业要成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电影产业因其强大的综合性,成为文化产业的核心推动力。

在张昭看来,要想建设起一个电影强国,还需要在内容质量、技术含金量、全球化、三四线城市开拓、法制化等多个方面做出努力。

“中国电影和好莱坞相比,我觉得不是技术的差距,是体系的差距。”张昭说。

翻开张昭的履历可以发现,他九十年代初赴美留学,获电影制作硕士学位(MFA),在美期间电影作品曾多次获奖,“作为一名海归的电影学子,你心里琢磨的就是有一天能够真正和好莱坞掰掰手腕。”在专访过程中,张昭尽显出他的民族情结。而让这种情怀落地,是张昭这些年在苦苦求索的一个问题。

“这条路非常难,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是好莱坞的电影产品,实质上是全球市场体系在支撑着它的商业话语权。拍一个电影很容易,钱多就能解决,但市场体系是多少钱才能建立起来的?中国电影不可能仅仅依靠一点内容就可以占领全球商业市场。《英雄》、《卧虎藏龙》都是一个特例,因为它们不是一个产业,而只是一部电影,没有产业基础。”张昭说。

“用做产业的方式去做公司”,张昭进一步强调,中国电影要做大产业体系,形成一个可持续的商业体系。

而谈起中国电影的“走出去”,张昭认为,中国的电影叙事不是全球化的,通过与好莱坞合作,我们需要明白,能否遵循好莱坞的因果叙事在中国电影走出去过程中是很重要的。“过去我们讲人的境界、诗的意境只能停留在艺术市场中,而进不了大的商业市场。”

今年,乐视影业也宣布与好莱坞达成包括《长城》在内的13部电影项目合作,同时宣布与狮门影业、黑马漫画公司(Drak Horse Comics)、《狮子王》导演罗伯特·明可夫(RobMinkoff)达成合作协议。乐视影业在“讲一个全球观众都能听得懂的中国故事”的路上不断前行。

坚持让电影为相对精准的用户服务

资本裹挟IP前来,激荡起2015年电影市场的浪潮。竞争手法的变化,往往预示着这个行业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节点:以快速迭代、极致、用户体验为核心要素的互联网思维,正在从追求极致用户体验和大数据挖掘两个维度,进行传统电影产业的变革。

从光线影业之后再出发的张昭,迅速以互联网人的姿态投入到乐视影业。“用互联网的方式对电影系统的每一个环节进行改造。”

复盘乐视影业这四年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多点发力的“打法”看起来毫无章法,但实际上都深度契合乐视影业一贯的逻辑——受众才是最重要的。不论是签约张艺谋、徐克,还是郑晓龙、郭敬明,不论是破二十亿票房的《小时代》,还是以《熊出没》为代表的动画片,以《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为代表的青春片和以《九层妖塔》为代表的奇幻视效片,甚至以《归来》为代表的文艺片,都符合乐视影业的投资定位,“电影为相对精准的观众服务,而非追求泛众的票房”。

尽管电影行业竞争激烈,还面临着“野蛮人”的叩门,但对于强者而言,竞争从来不是坏事,只会让市场进步得更快,乐视影业从互联网那里学会了什么叫真正尊重用户体验。

“在乐视影业的商业体系中,分众电影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解决你为谁服务的问题,而不是你为所有人服务。”张昭说。一定程度上说,成就乐视影业的只有两个字——用户。但张昭也指出,纯商业的思路毕竟不是影视行业的全部,影视行业可以有《小时代》,但影视行业不能因此就抛弃《归来》这些题材,因此,将年轻的创作力量和成熟的创作力量结合是乐视坚持的方向。

“互联网+电影是一个变革,今后的电影产业不能再单纯围绕着电影本体创作的思路,而是要围绕着普通用户来运作。我们要把一个制造业、资源产业变成服务业。电影产业从120年前诞生那天起,就是在法国街头的大棚和北京天桥的洋片盒里为大众提供娱乐服务。”张昭指出。

“不是不要考虑拍好电影,而是要考虑为什么用户拍好电影,这对像我这样传统的电影人很痛苦,需要一个过程。”张昭说。

而对于电影行业的终极意义,张昭的思考更加深刻。他认为,“要用传递文化价值的方式来做电影行业,我们不要忘记文化产业的基本职能,一个电影公司的终极目标是让富士康的15跳变成0跳。”

麦茨曾指出,一部电影,不论是好,是坏,在大方向上,都是促进整个电影产业的往前发展。《小时代》、《九层妖塔》等影片在电影工业上所建立的榜样作用,或许很快会被时间消磨殆尽,但它们的运作模式和背后闪烁的互联网思维,却奠定了乐视影业成功的基石,更能助力乐视影业在光影的世界中续写新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