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想象力驱动产品的时代,如何讲好中国故事?

时间:2017-02-13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 张弘一  责任编辑:陈璠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关于设计师的故事,我的主题是,人人都是设计师。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关于设计师的故事,我的主题是,人人都是设计师。

我想从我十八岁开始讲起,当年我十八岁,第一次来到北京,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吃汉堡。到了北京之后我考当时的中央工艺美院,现在的清华美院。我就参加了一个特别大的考前班,三百多人。然后呢,突然老师把我叫上去,说贾伟你画六个手电筒。我十八年前就用过一种手电筒,就那铁筒,我就上到黑板上给三百多个同学认认真真画了一个手电筒。画完之后呢,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我就想出来这么一个手电筒。结果那个老师就问我说,再画五个。我说老师我就认识这一种手电筒。老师说你来考什么专业,我说考产品设计,工业设计。老师说你哪儿来的,我说宁夏,老师说你骑骆驼来的吧。老师说你回去吧,像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你一辈子都考不上。我见过山里来的,我见过村里来的,第一次见沙漠里来的。

当时我就不知道我怎么下去的,两行眼泪,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但是所有的事情,我认为都是因祸得福。

第一个福呢,底下有一个女生可能母爱大爆发,觉得这哥们儿太惨了,第一次来北京就被老师枪毙了。结果呢这个女孩就一直在学校照顾我,然后今天成为了我的老婆。我今天还穿着她给我亲自设计的衣服,她今天自己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服装设计师。我们俩成了大学同学。

第二个因祸得福呢,我就不敢再上那老师课了,我就去北京的赛特燕莎去看手电筒。我跑遍了北京所有的商场去画手电筒,画了十五天。紧接着马上就要高考考专业课了。我拿起卷子一看,画六个手电筒。天哪,我当时都傻了。我跟老师会心一笑,老师以为我要抄,我唰唰唰不到五分钟就画了六个。我说老师再给张纸,我唰唰唰又画了六个,我画了三十六个手电筒。老师把考场所有的老师都叫过来“这是天才!”当年我考了全国的前四十名,我们那儿第一个专业课过清华美院的。

我想给大家讲,不管你是山里来的,还是不管你是沙漠里来的,我觉得我们的世界本来就是一张白纸,因为我们是一张白纸,我们才要创造我们的世界。因为我是一个小白设计师,我才要创造我的未来。这个故事是我二十多年前,今天我依然在做设计,今天我也在清华演讲,今天我获得了全球所有的设计界的奥斯卡金奖,唯一一个。为什么当年那个老师就觉得沙漠里只见过一种手电筒的孩子就不能做设计呢?我认为世界是公平的,人人都是设计师,这就是我的第一个故事。”

以上分享的故事来自最新一期的奇葩大会。

这个因祸得福、如此幸运的家伙,他叫贾伟,是洛可可设计公司创始人。

公开资料显示,他被誉为兼具商业头脑和设计才华的商业设计师第一人。他设计的许多作品多次取得红点设计大奖、IF奖、IDEA奖等国际奖项。以下是他所获的个人荣誉:

2012年 获得CDA年度设计人物

2012年 获得品牌中国(设计师)行业年度人物

2012年 获得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十大新锐人物

2009年 国际设计联合会大中华区分会常务理事

2008年 获得中国创意产业十大杰出青年金奖

2007年 获得北京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

2006年 获得国际青年设计企业家大奖优胜奖

有人说,贾伟以“温和力量创造和谐设计”的理念,从无到有建立了洛可可设计,成为目前唯一独揽四项国际顶级设计大奖的设计公司。他以北京为根据地,布局各大战略要地,代表中国设计首次“走出去”,成为中国第一家跨国设计企业。洛可可设计的公共设施产品,每年有近百万人使用。

从5平米工位开始创业,到五百强御用设计师的工业帝国创始人,在设计领域有如此高的成就,其实,这和贾伟早年在联想的工作经历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联想四年,柳传志缺少美商? 」

2000年,贾伟从天津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毕业后,进入联想集团工作。据说,求职的过程中还有一段小波折,和现在很多求职者一样,他按照正规渠道投入的简历石沉大海。一般人可能因此就放弃了,但贾伟却带着自己的简历和作品,直接给联想人事部打电话,最终获得了面试和留下的机会。

从最初的工业设计、产品设计,贾伟一步步做到网络事业部的总经理助理,后来转到神州数码网络事业部的工业设计部门,成为神州数码的第一个工业设计师。在他的努力下,神州数码逐步建立起工业设计部门和工业设计中心。

这几年的工作经历影响着贾伟未来的设计工作,也影响着他对工业设计的理解。

在2015正和岛新年论坛上,作为联想前员工的贾伟在发言时表示,联想的柳传志和苹果的乔布斯,都堪称“教父”。但联想这么多年都没有打造出像苹果这样惊艳的产品,主要的责任要归到柳传志身上。

他认为柳传志先生有情商、有智商,有管理商,还有对未来的理解,但是柳传志先生缺一个商,叫美商——对美的理解,而乔布斯先生有美商。

真的仅仅是因为柳传志先生缺少美商吗?贾伟补充说,今天的企业家如果想要打造一个极致的产品,就要让品牌变得美,让用户体验的产品变得美。因为今天的消费者越来越感性化。

在联想工作的四年里,贾伟也开始萌生了一个自己开公司的想法。2004年,28岁的贾伟离开了联想,创立属于了自己的设计公司洛可可。
 

「擅长讲禅道故事的设计师 」

在很多场合,贾伟一直喜欢以“我是一个设计师”开头。这个无论在什么样的场合,都常挂笑容的年轻人,从商业角度来看,他无疑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品牌营销高手,他深谙当下用户的痛点。他手里的每一个作品都被赋予一个故事,而这些故事大多与生活、生命的美好相关。比如在奇葩大会上分享的55°杯子的故事,他说这个杯子的诞生源于自己的女儿被意外烫伤的一段故事。

“我三十八岁左右吧,我的小女儿当时不到两岁,还没有桌子高。小女儿说,爸爸,渴了,然后这时候爷爷往往比爸爸更主动,到厨房倒了一杯一百度的刚烧开的水。爷爷还有意地放到了桌子中间,结果小女儿的那个水杯有个绳儿,女儿跳起来把水杯的绳儿一扽,整个一百度刚烧开的水烫到了女儿的半张脸和胸部。整个皮全翻开了,当时我抓着女儿的手,女儿在惨痛地叫,我们两个父亲真的傻了,完全没有遇到过,整个脸鲜红鲜红的。

我抱着女儿去了北京儿童医院,医生说你的女儿烫得太厉害了,要住院十五天,手和脚要绑着,绑十五天,两岁不到的女儿。我问医生说,我在哪里我老婆在哪里,他说你们在门口,一天只能看四十五分钟,不能进来,怕感染。当时我和我老婆看到女儿撕心裂肺地在喊爸爸妈妈,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我无比地惭愧。

我天天跟别人说我是做神器的,做了那么多产品,但是面对女儿被烫的这一幕,我完全手足无措。这个痛在我心底整整留了两年,直到我们洛可可快十年的时候,我们所有的设计师说,我们天天给世界五百强做设计,我们给自己做一款设计吧。

然后我给我的设计师讲了这个故事,说出了我这个痛,我们的设计师说,那既然是我们要做众创,那我们一起来做吧。我们几百个设计师一起来做,终于我做了一个杯子,一百度的水倒进去摇一摇,摇十下,就变成了五十五度。然后呢,我给了一个主题,叫送你一杯子,暖你一辈子。

这个杯子变成了什么呢?变成了暖男神器。男生不再送玫瑰了,送温暖的杯子;变成了姨妈神器,女生血流成河的时候,最喜欢用暖杯子,连我妈都需要。我妈说儿子我也需要,我说妈你还有啊。我突然发现,我是给女儿做的一个安全的杯子,突然变成了男孩儿们喜欢的杯子、女孩儿们喜欢的杯子、老人们喜欢的杯子。

我原来觉得这个世界变了,不是互联网走到前台拿一个产品说,我是互联网人。设计师也可以走到前台拿一个杯子说,我要温暖这个世界。”

 

649a66b7c6520a592d7fb876a17fe671

洛可可55°杯

有人认为,他讲的这个故事很温暖,最好的设计是为爱而生的设计;也有声音认为,这款产品并没有他说得那么好用。据腾讯科技报道,知乎网友“野合菌”此前对时下非常热门的55度杯进行了拆解,发现其导热原理非常简单,并没有使用官方所宣称的微米级相变材料,充其量只能算是带夹层水的保温杯。

贾伟曾说,优秀的设计产品一定是以用户的感受为核心的,注重用户的感受,体现出用户的喜悦和爱,让产品从被动式到主动式接受。设计,就是在实际中去解决问题,不但要好看,还要好用。

除了上面他所提及的55度水杯的故事,他还从一些产品故事中阐发出禅意,将中国美学思想表现得淋漓尽致。欣赏作品前,他会习惯性地加一段话:让我们花一炷香的时间,与心灵对话。他会很随性席地盘坐,颇有仪式感地与众人分享他的悟禅之道。

早在2013年4月20日,在《一席》录制的《上上之道》节目中,贾伟分享说,自己创造了“上上”的品牌之后,他就做了自己的第一款产品——上山虎。

 

263c1397a59146981f51ed704afdb3f3

贾伟作品:上山虎

他介绍说,以石代山,以虎喻人。这是一个香台香灰的设计,记录香灰的轨迹,他进一步诠释道:虎并没有征服这座山,虎只是将脚印留在了这座山上。我们也并没有征服我们的人生,我们把人生轨迹留在了平台上。最有禅意的是,香点燃了,香灰静静地躺在香台上,我们的人生静静地写在香灰平台上。

不止于此,为了使这个作品升华,他做了一首诗:步步登高,虎啸人生路;香枝燃尽,轨迹犹存。

在很多公开场合,贾伟时常解释他的“上上之道”——我们一直在路上,即对一切美好事物的追求。其实,在很多节目中,他频繁强调“活泼泼的生活禅”,强调“每一秒都是当下”的鸡汤智慧。他深谙用户的痛点,也更加擅长讲故事,尤其是禅意故事。

当然,中国当下的设计也需要讲好中国故事。

目前,中国设计界目前普遍存在两种声音:向全球市场看齐,大胆开拓和引领一脉全新的国际设计体系;深挖传统,从中国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中提炼现代设计的应用特征,保留中国文化痕迹。

而贾伟说希望去做有文化、有故事的中国品牌。

话说回来,在互联网时代,如何重新架构和审视中国的设计和品牌?贾伟说,要重新构架自己的文化基石和生活标准,今天的我们能不能生活在一个和西方不一样,又和我们的唐宋明清不一样的一个更好的环境下?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什么样的穿着,什么样的饮食方法……这一代设计师需要去读我们自己。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真正的品牌时代,过去,中国是靠制造起来的,那不叫品牌。

这个将中国文化悉心琢磨透并将之灵活运用到其产品中的年轻人,更强调内观与器物结合。他说,内心的世界远比我们看到的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一个内观的民族,要找我们内观的器物,器以载道。后工业时代,需要故事,需要跟产品对话。

诚如贾伟所言,这也是一个想象力驱动产品的时代。无论是对于打造超级IP、人工智能等产品而言,如何讲好故事,将情感和故事融入产品才是最核心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