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枭雄”孙宏斌

时间:2016-11-11  来源:企业观察家   作者:企业观察家  责任编辑:陈璠 

近两年,人们似乎又从融创的身上看到了当年顺驰的影子,从地王制造者到并购狂人,孙宏斌再次开启了融创的扩张之路。不怕第三次跌倒吗?又为了什么呢?

  在中国企业家当中,跌倒一次还能爬起来的前行者屈指可数,史玉柱、褚时健、黄宏生等寥寥数人而已。跌倒两次爬起两次的,目前只有孙宏斌。

  有人说,他是中国商界的“急速枭雄”;有人说,他是中国房地产界“最悲情的英雄”。他曾是联想集团预备的接班人之一,然而因年少轻狂,被柳传志“送进了监狱”。出狱后,创建顺驰,进军地产,一路狂飙,不改本性张扬,公然叫板地产大哥——万科,不听王石劝告,最终落得个“卖子”求生。

  此后,他的字典里多了“稳”平衡”两个词。自2005年重组融创之后的10年间,他摒弃速度与规模,学会克制,不走极端,紧盯现金流,逐步将融创打造成中国知名的房地产公司。

  但近两年,人们似乎又从融创的身上看到了当年顺驰的影子,从地王制造者到并购狂人,孙宏斌再次开启了融创的扩张之路。

  不怕第三次跌倒吗?又为了什么呢?

  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从他的成长经历看,或许是想做给柳传志看,或许就是单纯想证明自己是最优秀的。而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将给中国地产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联想恩怨

  53岁的孙宏斌说自己以前很好斗,但这两年长大了,就不太斗了。“好斗”曾使他失去过自由,也给予了他声望和财富。

  1985年从清华大学水利系毕业后,孙宏斌进入中国环境科学院工作。但他对这份体面的工作一眼就望到了头,开始对未来的人生充满了焦虑。于是,1988年,他毅然离职,前往联想。

  来到联想的孙宏斌原是销售部一个很普通的职员,可是几个月后,就因业绩优异受到提拔。1989年10月,联想成立企业部,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产品的全国分销业务,25岁的孙宏斌被任命为企业部经理。孙宏斌上任后,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就建起了13 个独资分公司。到12月,公司产品出现积压,这些分公司像泄洪一样泄出去1000万元的产品,压力顿解。

  1990年,孙宏斌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主管范围就是他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他不仅拥有人事任免权,而且还可以协调分公司与集团各部门的关系。

  关系恶化的导火索在于一张内部报纸。1990年3月初,在香港的柳传志突然发现一张很陌生的《联想企业报》,仔细一看,它不是集团的那张由他创办的《联想报》,而是孙宏斌的企业部报纸。在头版刊登的《企业部纲领》中,第一条就是“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

  柳传志嗅出了一丝异样的气息,回到北京之后马上进行了调查,随后宣布:孙宏斌调离企业发展部,调任业务部任总经理。

  但令柳传志没有想到的是,当柳传志调开孙宏斌和企业发展部的员工开会说明情况时,孙宏斌的下属和柳传志吵了起来。而在自己的部下和柳传志之间,孙宏斌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的下属,这让柳传志彻底感到绝望。

  柳传志别无选择。1990年5月28日,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10天后,被正式逮捕,案由是挪用公款。事后查明,孙宏斌确曾将一笔资金转移:他不是要贪污,只是嫌财务手续麻烦,留笔钱好应急。之后,孙宏斌转至看守所;1992年8月22日,以“挪用公款罪”判处5年有期徒刑(2003年重审,无罪平反)。

  1994年3月27日,表现良好的孙宏斌提前出狱。中午的时候,他跟柳传志在新世纪饭店楼顶上的那家川菜馆吃了午饭。他向柳传志当面道歉,并承认自己当时太年轻,做人太浮躁,事情想得简单。柳传志很感动,回应说:“我从来不说谁是我的朋友,但是你可以告诉别人你是我的朋友。”他还告诉柳传志自己准备做房地产代理。柳传志说:“如果要什么的话,我个人,包括李总,包括张总,我们以个人名义入点股,投点钱……”

  其后,联想不仅借给他50万元在天津开办顺驰房地产咨询公司,还为他与银行取得联系,作为他第一个开发项目的合作伙伴,并以联想的无形资产帮他圈地、融资。孙宏斌也与联想控股的子公司融科智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合作,一起在天津、北京房地产市场上搏杀。

  疯狂大冒险

  2003年12月8日,北京土地“第一拍”。起价高达4.3亿元的大兴黄村地块,引来数十家地产商,其中不乏华润、富力等巨头。然而,名不见经传的顺驰却以9亿元的“天价”夺标,引发轰动。当时大兴在售楼盘不过4000元/平方米,顺驰的价格让楼盘起价突破5500元/平方米。

  人们都认为顺驰疯了,但真正疯狂才刚刚开始。

  资料显示,2003年~2004年,顺驰耗资百亿元,狂扫千万平方米土地,成为地产界的“大黑马”。短短两年内,顺驰取得中国地产史上前无古人的战绩,版图扩张至全国10多个省、16个城市。

  上市公司都不敢一掷千金,顺驰哪来这么多钱?

  其实,顺驰的秘密很简单,就是调整付款和回款节奏,平衡现金流,俗称“五个盖子盖十个碗”。

  比如,表面上花了上百亿元买地,但购地款的支付时间都不一样,完全可以先后错开。一旦地到手,孙宏斌只有一个要求——快:快速销售、闪电回款、火速开工。

  为了加快流转速度,孙宏斌把权力下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一块地拿不拿、多少钱拿,授信范围内分公司自己定。孙宏斌的逻辑是,什么事都上报,资金周转怎么能快?一旦投资失误咋办?他也大气得很,就当公司成长付学费吧!

  在这样的机制下,顺驰员工个个拼全力、效死命。孙宏斌用人也不拘一格,有的分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才20多岁,十几亿元的授信就尽在掌握。天天开会、加班加点,让顺驰有了“夜总会”的别称,老板孙宏斌更是台“永动机”,每天就睡3个小时。

  狂飙之下,2004年顺驰销售额破百亿元,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迹。

  然而,风险的苗头已若隐若现。从2004年3月开始,一波比一波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出炉,房地产市场形势急转直下,顺驰资金链开始告急。紧接着,顺驰赴港上市计划搁浅。到2006年,顺驰的资金刚性缺口达5亿元~6亿元,负债更是高达30多亿元。

  孙宏斌四处求救,打算以项目换资金,却终于尝到不攒人品的苦果:前两年疯狂抢地,口无遮拦,孙宏斌把地产大佬们得罪个遍。如今地产寒冬自顾不暇,谁还肯去救“孙疯子”?

  王石更直言:“如果把握好节奏,顺驰能成为一家非常优秀的公司。但现在,它要为盲目扩张造就的奇迹付出代价。”

  2006年9月,奄奄一息的顺驰终于找到香港的路劲基建充当“接盘侠”。由于资金链断裂,55%的顺驰股权只卖了12.8亿元。连路劲基建都承认,年底顺驰就能回款30亿元,但饥渴的孙宏斌等不及了。

  溃败一旦开始,便难以阻挡。一年后,路劲基建拿到顺驰“卖身契”,取得94.74%的股权。属于孙宏斌的顺驰,就此成为历史。

  “局外人”柳传志始终不明白,孙宏斌为什么那么急,以至于败得那么惨?熟悉孙宏斌的人则说,他提出千亿目标时,心中要超越的已非万科,而是联想。如今人仰马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重出江湖

  卖掉顺驰后,孙宏斌在公众面前一度消失,仅和少数亲朋来往。据说在低潮期,他最爱吼唱的是崔健的《一无所有》。

  实际上,孙宏斌并非一无所有,他还有融创。

  2003年顺驰搞得如火如荼时,孙宏斌“莫名其妙”地新建了融创,主攻高端房地产。和顺驰一样,融创在2004年狂飙突进,一年销售额突破25亿元。孙宏斌曾给融创定下目标:5年赶上顺驰。

  孙宏斌为何要“左右互搏”?有人猜他“狡兔三窟”,给自己留后路;有人则认为,这是差异化竞争的需要。直到多年后,孙宏斌才吐露真相:顺驰准备上市时,保荐人揪着他坐过牢的事不放,要他退出顺驰管理层。他做融创,纯粹是为了让自己有活干。

  2005年8月,融创开始了艰难的项目重组。短短5个月时间,融创以亏损数百万元的代价,果断退出长三角;出售长春和成都公司的大部分股权,回购了重庆奥园和天津时代奥城、海逸长洲项目其他股东的股权。之后,融创的运营逐渐步入正轨,孙宏斌重出江湖。

  2008年12月,开发商们在漫长的地产冬季中几乎冻僵,却被北京海淀西北旺地块20.1亿的成交价惊醒,“熊市地王”横空出世。等看清拿地的是首钢融创,所有人才明白:抢地的“孙疯子”回来了!

  同行说孙宏斌死不悔改,8000元/平方米的地王怎么卖?孙宏斌的答案是,做成豪宅“西山壹号院”,开盘就卖出4万元/平方米。这么贵谁会买?邪门的是,2011年、2012年它都是北京最热销楼盘,就有土豪买。

  不过,顺驰的溃败还是让孙宏斌有了规矩:第一管好现金流,第二盯准一线城市。此外,尽快上市是关键。

  但孙宏斌的运气不佳。2008年融创上市,碰到百年不遇的次贷危机,投资人还偏偏是雷曼兄弟;2009年融创路演,香港股市又一路狂跌。直到2010年10月7日,融创才在港交所“流血上市”,资产价格几乎折半。

  多年前,孙宏斌宁愿不上市也要为股价死磕到底,但这次他显然学会了隐忍和妥协,给投资者保留盈利空间。一串显赫的投资机构为其站台:鼎晖、中投、中银、贝恩、德意志银行……他们看中的不完全是融创的资产,日益成熟的孙宏斌和他屡败屡战的故事更有魅力。

  对此,孙宏斌自己也不讳言:“有的人比我企业做得好,有的人比我财富多,但是我觉得我比任何一个人都精彩……这一生,我一点都不后悔。”

  2013年9月4日,融创又以21亿元总价夺得了北京农展馆一块地,折合楼面价7.31万元/平方米,成为北京新地王,同时也创造了全国的楼面单价纪录。有趣的是,王石却在微博上对孙宏斌隔空喊话:“精明的李嘉诚先生在卖北京、上海的物业,这是一个信号,小心了!”

  3天后,孙宏斌回应称:一是我对王总的判断和判断依据很是惊讶;二是对市场的判断有分歧很正常,我们看好北京、上海,尤其是北京、上海的稀缺地块;三是感谢王总的提醒,我们会以如履薄冰的态度对待风险。

  没了以前的狂傲,这一次,他学会了谨慎和谦虚。

  优雅的“野蛮人”

  2016年9月18日,孙宏斌与柳传志再次坐在一块,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孙以137.9亿元的代价从柳手中接过了联想控股地产业务融科智地的接力棒,整个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盛大和神圣。

  从1990年到2016年,从27岁到53岁,与其说孙宏斌用了26年来了结一桩江湖往事,不如说,不提恩情也不提仇怨,随行就市谈成一笔大生意,这或许才是商人之间最体面的一种重逢。

  交易完成后,联想控股的北京融瞰、北京瞰融、融科新地标及第一太平融科将成为融创的联营公司,而各其他目标公司也将成为融创的附属公司,合计涉及41家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权,该等目标公司主要拥有42个物业项目的权益,分別位于北京、天津、重庆、杭州等16个城市。

  融创与融科智地的交易,只是孙宏斌以及其融创团队众多故事中的一个,在此之前,他已经因为多次战役而荣膺“收购狂人”“白武士”等称号。在一定程度上,融创的并购史,以及伴随着并购而快速崛起的历程,势必成为中国商业领域的经典案例。

  这个并购的故事最早受到关注是2014年,国内房地产市场极度低迷,不少公司陷入经营困境难以为继。这年5月,融创中国和绿城中国的股权并购案一鸣惊人打破行业的沉寂。融创中国计划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股份,然而,随着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决定回归绿城,双方经过了多轮谈判后,最后宣告协议终止。

  孙宏斌为这宗并购案倾注了大量精力但却铩羽而归的结果,让人不禁唏嘘,但外界没有想到的是,他快速满血复活,出乎意料地导演了另外一出更为惊人的并购大戏。

  2015年1月30日,融创与佳兆业达成协议,决定接手佳兆业49.25%股份。2月5日,融创中国购入佳兆业25.29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融创将成为佳兆业第一大股东。

  但人算不如天算,并购案的复杂性远远超出常人的预期。最终该收购因股份买卖若干先决条件仍未达成,融创宣布主动放弃。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两度失利,孙宏斌并非没有遗憾,但他很快就找到了事件乐观的一面。2015年6月底,刚刚从深圳撤回北京,他便大方地坐到了数百媒体记者面前,声称:买卖无关输赢,吃了亏的同时得了人心。

  事实上,孙宏斌在两度并购大战中得到的并非只有人心。梳理融创的扩张历程不难发现,在并购绿城中国之后,融创在华东的版图不经意大肆壮大,截至目前,其在上海、杭州、南京、苏州、合肥等城市已经成为当地占据相当市场份额的开发商。同样,结束对佳兆业的收购重组之后,从未涉足过华南的融创却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在珠三角囤下10个项目,其扩张速度不可谓不惊人。

  因为并购,融创走了一条有别于同行的非常规之路,虽然选择这种扩张路径的公司并非融创一家,但只有孙宏斌在行业里树立了这个鲜明的“招牌”。现在不少公司会主动找融创谈收购事宜,融创的团队每天都在高速运转地在各地看项目。

  孙宏斌更是总结出一个规律:只收购项目,不收购公司,这样更加简单容易操作。

  对于融创对并购的偏爱,孙宏斌的解释十分质朴:并购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做成功的话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成就感!

  据统计,2016年至今融创已经进行了10笔收购,合计金额为291.8亿元。不仅如此,今年1~9月,融创拿地42块,总金额达632.7亿元,人们似乎又隐约看到了当年顺驰的影子。

  不过,最近几年,孙宏斌的一举一动更显谨慎,并透露出禅意。“年纪大了点后,希望多做些双赢的事情,少做些一赢一输的事,不做双输的事。”

  但愿他深刻总结了过往的所有教训,在中国商业史上画上更为浓厚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