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微博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首页

年轻人保卫刘强东

时间:2016-12-20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中国企业家  责任编辑:陈璠 

在刘强东看来,京东拥有人才的造血能力,同时,也向高级职业经理人保持开放。为了源源不断为京东“造血”,从2007年起,刘强东就为京东定下了“管培生制度”,并执行至今。

1.jpg

  2016年,从夏天的遭遇做空,到8月与沃尔玛合作,拿下1号店、高管调岗、腾讯增持成为第一大股东……京东的这一年一如过往,大事不断。新婚一年,为人夫亦为人父的刘强东,在商城CEO沈皓瑜调岗之后,没有再找新的商城CEO,而是一肩挑起商城所有业务。

  夏天,京东股价腰斩,盈利能力和商业模式再度被拷问,11月,刘强东迎来了创业12年以来最大的胜利,证明了综合型自营电商能够在自然状态下持续盈利:从Q2到Q3,京东连续实现盈利,特别是Q3,净利润同比增长10倍。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终有一天我们会超过阿里。”刘强东一向自谦“不擅长主动跟外界沟通”,然而,2016年夏天,他选择登上央视的节目,对着竞争对手下了战书。彼时,在京东店庆“6.18”的前一天,当员工们熬夜奋战准备大促之时,京东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却接近冰点,勉强守住20美元/股,报收于20.13美元/股,比起2015年6月份京东创下的38美元/股历史高位(京东市值最高时超过500亿美元),股价几近“腰斩”。

  华尔街出现了一个关于京东的报告,称其股价被“极度高估”(wildly overpriced)。成立12年的京东,其赖以起家的自营电商的商业模式、股权投资的表现、管理团队任期……公司的方方面面都遭到了华尔街的质疑。国内的媒体很快闻风而动,大量文章质问:“京东什么时候盈利?”

  “我们的现金流一直很健康,每年的现金流都是正的。作为正常运营的企业来讲,现金流比净利润重要得多,有净利润的企业有可能会死掉倒闭,但有现金流的企业不会死。”刘强东对《中国企业家》所说的这番话,如同多年以来面对“京东资金链断了”、“京东账上没钱要跑路了”等等传闻时的回答一模一样。他的底气也来自于京东的表现。2016年8月,京东公布2016年Q2财报,经营利润为3.615亿元人民币,开始盈利。秋天,京东股价止跌,稳定在26美元/股,市值重新稳定在350亿美元上下。2016年Q3,京东的盈利继续增长,经营利润达到4.010亿元。

  没有悬念的是,京东在很长一个时期内都是公认的仅次于BAT的小巨头,中国已上市的科技公司里,市值超过京东的只有BAT。显然,小巨头的位置并不能让“爱好战斗”的刘强东满意。

  从2008年的新蛋,到2010年的当当、2012年的苏宁、2015年的1号店……刘强东带领京东一路踩着炮火前行:从高客单价的3C数码起家,京东逐一入侵各垂直品类,乃至击退“品类杀手”公司。京东也从最初3C数码品类的品类杀手,逐渐转型成为综合购物平台。2013年以来,京东已经可以携用户量、购物频次、现金流、资本等身为综合平台的优势,短时间内在一个品类之内建立护城河。

  截至2016年Q3,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1.987亿,同比增长57%,其新用户获取成本,用户购物频次,远远超过唯品会、聚美优品等垂直品类公司,仅仅落后于阿里。

  “自营电商核心是零售的本质,效率、成本、用户体验。”在刘强东的各类公开采访、这些年的讲话、文章乃至《我的经营模式》中,这句话都反复出现。实际上,自2015年开始,中国电商行业就如刘强东2011年预言的一样,进入了调整期,大量公司出了问题。在这个投资人眼中的“电商寒冬”,商务部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网络零售交易额同比增长33.3%,阿里的GMV增速也到了30%以下,已经不再是2013年之前的风口行业,京东2015年GMV增速还是达到78%,超过行业增速2倍有余

  。“商城已经是自然盈利状态,亏损主要来自于对金融和技术等新业务的投资上,2016年以后商城的规模效应会越来越明显。”刘强东认为,从零售行业的成本和效率上看,平台模式更像集贸市场,只是零售的初级形态。自营模式优于平台模式,因此,“京东终有一天会超过阿里”。

  “自营业务支撑起京东的市值。把小商小贩品牌商搬到线上,做大GMV,阿里已经做到了。中国零售业的根本问题是流通环节太多,谁都不愿意承担库存风险,所以效率低。如果京东靠供应链的能力,能够在自营模式下持续稳定盈利,进而提升整个中国零售业的效率,它的价值就真正大不一样。”电商行业资深专家黄若说。

  除了苦心坚持了12年的商业模式终于熬出了头,2016年,刘强东打磨了12年的京东人才制度,也渐渐开花结果。

  “除了创始人刘强东之外,京东的高管团队任期只有大概三年左右。对于一家成立了12年之久的公司来说,前十年那些公司早期的管理人员去哪儿了?”在华尔街的报告中,“高管任期短”成为京东被高估的理由之一。这并不是刘强东第一次面对有关“人才”的拷问。

  “我从来没有觉得今年是京东离职高管比较多的一年。我们高管团队60个,每年5%离职率的话,每年有两三个高管离职很正常的。”刘强东认为,高管离开公司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京东从来没有出现过高管离职潮,核心团队还是很稳定的。

  2012年,COO沈皓瑜、CMO蓝烨、CTO王亚卿、CHO隆雨等职业经理人陆续加盟京东,目前为止,只有王亚卿一人离职。京东商城CEO沈皓瑜调岗为京东国际业务总裁。CMO蓝烨转任京东集团CPO。而2016年6月底,京东集团宣布的高级副总裁徐雷、王振辉,是在2008年加入京东、在京东成长起来的员工。

  在刘强东看来,京东拥有人才的造血能力,同时,也向高级职业经理人保持开放。

  为了源源不断为京东“造血”,从2007年起,刘强东就为京东定下了“管培生制度”,并执行至今。

  “京东校园招聘已经是选优,管培生是优中选优,京东希望以‘养小树苗’的心态,不仅要培养管理者,更要培养‘有京东血液’的管理者。”管培生项目负责人、京东集团人才发展部战略人才项目负责人纪冬妮说,她自己也是管培生,管培生招聘竞争激烈,“从1500人里挑出一个人”。

  如今,京东上下都有管培生的身影:刘强东在纳斯达克敲钟的时候,站在他旁边的京东投资者关系总监李瑞玉是第五届管培生。京东和1号店合作之后,走马上任的CEO余睿是第二届管培生。京东商城人力资源与行政管理部负责人季尚尚是第三届管培生。一夜之间成了47家京东关联公司的法人代表和自然人股东的张雱,是第五届管培生。这些年纪不过30岁上下的年轻人,就这样走上了一家世界500强公司的管理岗位。管培生和自建物流一样,是刘强东从2007年起定下并坚决执行至今的策略。

  从结果来看,京东管培生整体表现没有让刘强东失望。统计显示,在同样的职级,京东管培生比普通员工平均年轻4-5岁。截至2016年8月,十届管培生计划共招收436名,其中有半数已经成为京东经理级以上的管理者。目前,管培生中有两位已经晋升到副总裁级别,到达总监级别的有20多位。管培生的离职率,也是普通员工的1/2。

  “业务我已经不管了,已经充分授权了,管理的层面,我最主要管的是战略和人。”刘强东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