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守住三分之二的市场

时间:2017-05-17  来源:中国名牌   作者: 杜婕  责任编辑:陈璠 

2016年国产电影遭遇瓶颈,“险象环生”,进口大片“横冲直撞”,又使电影人忧心忡忡。

 
经过20 年的发展,电影产业成了中国文化产业中市场化程度最高,开放度最大,全球化特征明显的板块。但是2016年国产电影遭遇瓶颈,“险象环生”,进口大片“横冲直撞”,又使电影人忧心忡忡。
 
所幸《电影产业促进法》及时“赶到现场”:“第二十九条 电影院应当合理安排由境内法人、其他组织所摄制电影的放映场次和时段,并且放映的时长不得低于年放映电影时长总和的2/3。”很多人松了一口气。
 
充满活力的新兴市场
 
中国电影产业进行了比较全面的市场化改革。《电影产业促进法》的实施,既是对过去十几年产业化改革的政策、措施、手段、制度的法律总结,也是对中国电影在经过非常态的超高速发展之后进入稳定完善期的促进和保障,对中国从电影大国走向电影强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说,电影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电影自身的产业规模不大,例如中国电影全年总票房不到500 亿元人民币,世界头号电影大国美国全年票房总额也只在100 亿美元左右,在整个国家的GDP 中占比很小。但是,电影的意义却很大。胶片与薯片、芯片一起成为美国参与全球科技、经济、文化竞争的重要依托。如果说军事就是“大棒”、经济就是“胡萝卜”的话,那么电影就是文化“巧克力”。
 
电影不仅自身具有影院的经济价值,而且还具有从电视到互联网、音像产品的多窗口价值,其版权影响、明星效应等,对国家形象、旅游、会展、广告、时尚消费、国际贸易等众多领域都有不可估量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价值。《电影产业促进法》中,保护电影知识产权,鼓励开放电影衍生品,支持电影国际贸易等相关内容,都体现了电影在国家发展总体战略中所具有的火车头地位。
 
与进口大片的较量
 
2005 年,中国故事片产量220 部,全国票房20 亿元。到2016 年,国产故事片772 部,全国票房455 亿元,位居世界第二(北美的美国和加拿大两国票房114亿美元),城市主流院线银幕数41179 块,活跃的电影拍摄主体达千余家。
 
当然北美的电影商也看中了这个新兴市场,通过观察可以发现,2016 年全年实现的455 亿元票房中,376 部国产电影总票房为264 亿元,而93 部进口片获得超过190 亿元票房,在全年票房占比达42%,这意味着数量占比达80% 的国产片只贡献了去年全年票房的58%。此外,据微影数据研究院的分析显示,去年国产片放映场次占比为55%,若今年国产片的片长与进口片相差不大,达到2/3 的放映时长比例需要国产片的排片占比达到约66% 以上。
 
上海星轶影院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政对《中国名牌》说,其实去年的数据有似是而非之处。如果从票房贡献来说,去年国产片放映场次占比为55%,却贡献了全年票房的58%;相反进口片放映场次占比45%,只贡献了全年票房的42%。这说明国产片的票房效率要大于进口片。但是为什么院线偏爱进口片呢?因为进口片的单片效率比国产片要高许多,376 部国产电影总票房为264 亿元,单片票房为7000 万元;93 部进口片获得超过190 亿元票房,单片票房为2 亿,为国产片的3 倍。
 
影评人阿历克斯对《中国名牌》表示了乐观态度,去年国产片放映场次与票房贡献之比是1:1.055,那么如果今年国产片放映场次提升到66%,增加幅度为11%,那么可以将全年票房贡献提升到70%,能够取得对进口片的绝对优势。至于能不能做到,不用担心,去年中国电影产量是772 部,只放映了376 部,不到一半,片源有的是。
 
电影强国梦
 
不过,作为电影产业终端的从业者,上海联合电影院线总经理陈果则从积极的一面来理解:“今后观众会发现,正式的放映时间后,贴片广告将消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局长张宏森则说:“优秀作品,特别是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电影作品偏少仍然是制约发展的重要因素;制片管理,尤其属地审查管理的规范化、标准化有待进一步增强;市场监管中新挑战层出不穷;以农村电影放映工程为代表的公益服务,面临较大的升级和可持续发展压力;电影科技对产业的支撑力度不够;电影海外营销能力亟待提高;院线制改革亟待深化;电影舆论生态亟须引导调整。大家凝聚共识,一起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地‘爬坡过坎’。”
 
著名导演宁浩表示,市场利益驱动了一些跟风快上的行为。这样的试错成本太大。但应该看到,中国电影在大方向上是丰富且多元的,让市场发挥优胜劣汰和评论监督的作用,会筛选出优秀的类型,催生满足人民需求、对得起这个时代的作品。
 
对此王政表示赞同,中国国产片需要大片,而大片是需要耐心的。无论电影还是小说,好作品都需要十年磨一剑,需要漫长的创作时间,不能是快餐。宁浩在谈到如何出精品时,则着重提出人才的重要性,任何产业发展都离不开大量的专业人才。扶持电影人才应适当引导资本的力量,辅以政策支持;在各类影展影节设立专门单元发掘新力量;对于扶持和帮助新人的机构,予以一定的支持。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的成长不是一代而是几代电影工作者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确实需要一些耐心和宽容度。创作者需要建立明确的价值观和良好的创作环境,尤其要警惕资本对文化创作的操控。让所有从业者获得荣誉感是对当前市场标准很好的补充。大多数创作者都是有情怀的,是为了荣誉参与这份工作的,建立一个有理想有标准的评价环境对从业者意义重大。
 
的确,这是一个能出好作品,也应当出好作品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