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微博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文化

二次元如何传递正能量

时间:2017-02-17  来源:中国名牌   作者:许晓青 严文浩 郭  责任编辑:陈璠 

从电视荧屏到电影银幕,2016现象级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二次元社交平台——哔哩哔哩网意外走红。


从电视荧屏到电影银幕,2016现象级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在二次元社交平台——哔哩哔哩网意外走红;里约奥运选手傅园慧接受采访的短视频,一夜变成手机上的卡通表情包;《大鱼海棠》等国产动漫终于从“小样”变成大片公映,《那年那兔那些事》酝酿推出更多“那兔”产品,国产动漫代表作《秦时明月》系列将迎来 10 周年……

2016 年,相对于真人实景的文艺创作,由动画、漫画、游戏、衍生品、电子音乐、角色扮演等构成的二次元文化领域,正在成为当代中国最受青少年欢迎的文化娱乐门类之一,相关社交平台也开始成为网络文艺传播的重要力量。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显示,2016 年 1 至11月,国内各网站在总局备案的网络动画片183部,网络栏目 1515 档,数量规模远超 2015 年。2016年 1 至 8 月,全行业网络自制内容播放量同比增长180%。一部网络视听作品的点击量和播放量过亿,已成为常态。

故宫修复师成二次元网红

2016 年 12 月中旬,备受瞩目的电影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公映。鲜为人知的是,起初这一与动漫游戏领域毫不沾边的同名三集电视纪录片,是2016 年初通过在二次元社交平台——哔哩哔哩网的播出而引发关注的。这被认为是 2016 年二次元平台受众需求“逆袭”传统影视创作的一次“意外惊喜”。

“我们发现,B 站(哔哩哔哩网简称)的用户对‘故宫’这样的题材异常关切。”哔哩哔哩网董事长陈睿告诉记者,“故宫粉”与“漫迷”群体的高度重合,使 B 站认识到,热爱动漫的年轻人大多对工匠精神充满敬意,而《我在故宫修文物》恰恰激发了年轻人心中的那股“认真劲儿”,就这样故宫里原本默默无闻的修复师,现如今变成了二次元“网红”,在网上可以随时传递正能量。

2016年12月初,哔哩哔哩网在上海举办电影《我在故宫修文物》主创见面会,粉丝数量爆棚,故宫博物院钟表修复师王津成为现场最受追捧的偶像。还有超过百名网友说他们主动参加了这部电影的众筹,投入个人积蓄支持中华优秀文化走上大银幕。“故宫”电影出品方之一、微鲸智能电视内容负责人陈黛蓉也证实,正是根据二次元平台的受众热度和大数据分析,引导智能电视平台的文化投资也进一步向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作品倾斜。

二次元与体育融合

“我已使出洪荒之力了!”在里约奥运会上一段简短的赛后视频采访,让“95 后”游泳运动员傅园慧一夜走红。尽管后来她没有在该项目夺金,但其活泼开朗的天性,却推动 2016 年的里约奥运会成为中国观众记忆中非常独特的一届夏季奥运会。

以“傅园慧”为创作素材,由二次元社交平台提交的创新改编小视频多达数千条,其中最热门的改编视频点击超过百万。从“真人表情包”回归到手机平台的卡通表情包,傅园慧夸张而幽默的表达成为二次元领域的新热点。

无独有偶,令里约奥运会变得二次元起来的还有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刘国梁以及球员马龙、张继科等。张继科的特立独行,为动漫创作提供了新的元素和话题,并登上多档网络直播节目,有助观众更深入地了解乒乓球运动。

主旋律 + 中国风

以卡通兔形象讲述爱国主义小故事的《那年那兔那些事》,也在 2016 年爆红,创作者“逆光飞行”表示,推出正能量又“萌化”的连载漫画,其创作初衷就是以更加个性化的表达呈现年轻人的家国情怀,而未来“那兔”还将推出一系列衍生产品。

另一国产动漫的标杆——《秦时明月》系列,则在 2016 年宣布开拍电视剧《秦时明月》之《骊姬传》。尽管“秦时”系列动画点播量已突破 35 亿次,但主创团队仍保持初心,继续秉持“历史为骨、艺术为翼”的一贯创作原则。出品方玄机科技宣传总监茅中元说,多年来《秦时明月》始终拒绝靠“辣眼睛”的画面“吸粉”,越是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越是不能调低国产动漫的格局。

促二次元文化发展

一段时间以来,广义的二次元领域,不乏一些“劣币驱良币”的恶性竞争。个别带有色情、血腥、污秽的动漫、短视频、直播内容借助互联网快速传播,点对点影响年轻人,扩散负能量。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最近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主论坛上明确指出:网络视听节目播出平台要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倒逼创作主体努力创新、提高质量,将“劣币”逐出市场,给“良币”更好的发展空间。

对“三俗”说不,2016 年国内二次元平台已进一步加强自审。百度贴吧、B 站等对相关业务进行了梳理、整合、优化。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双龙分析,未来几年二次元文化在我国将迎来一个繁荣期,同时仍要看到文化市场上不乏一些钻空子的内容传播者。若要将“劣币”逐出市场,需要依靠有效的政策制定和执行,并上升到制度层面,这将有助于二次元文化作为网络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健康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