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刘明清:《国平论天下》的出版价值及意义

时间:2015-11-03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王志艳  责任编辑:陈璠 

以“国平”署名的政论、时评文章,经常散见于各大网络媒体和平台。

编者按:以“国平”署名的政论、时评文章,经常散见于各大网络媒体和平台。仅2014年度,国平就发表了223篇文章,内容广泛涉及内政、外交、政治、经济、社会、人物,以及互联网等各个领域、各个层面。前不久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国平论天下》一书,集合了2014年172篇国平评论文章。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特邀专家、中央编译出版社总编辑刘明清认为,本书具有特殊的出版价值和社会意义。

 

 

刘明清

第一,思想引领价值。

当今时代,全球化、信息化已成燎原之势;当今中国则正处于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也是中国社会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急剧转型期;另外,更是与我们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最接近的历史时刻。经济迅猛发展,社会不断进步,人民福祉极大改善;但同时也存着腐败、经济下行,生态环境恶化等方面的严重问题。大事、要事、敏感事,几乎每天发生。另外社会思潮、思想,多元碰撞。因此,如何看待我们的成绩,国家、社会的进步(光明面)?又如何看待我们前进中出现的问题、矛盾(阴暗面)?如何理性、客观看待国际国内发生的大事、要事、敏感事?国平的言论、声音、意见和看法,无疑是具有正向的、正面的、积极的引领作用。

而且这种引领作用,在我看来,除了权威、及时之外,还有其鲜明的时代特征:

如国平文章善于引导而不是教导。循循善诱,以理服人,以情感人,而不是传统的扳着面孔说教、宣传。本书中《勿让民粹主义绑架香港》《回归法治和理性是正确方向》等文章,特别强调香港在世界上的优势,就是其高度包容、开放的传统;还有就是良好的、与世界接轨的法治环境;文章认为民粹主义者所作所为实际上在毁坏香港在世界上的优势。

又如国平文章文风朴实、文字具有感染力。本书中《从梁家河读懂中国梦》一文,对习近平2004年接受专访讲述插队经历的视频在互联网上热传事件,进行了分析。文章情真意切,感人至深。其中引述《管子》名言“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可谓高屋建瓴;而“回望梁家河,为中国梦脚”一句则有绕梁三日之意味。

摆事实,讲道理,说起容易,做成文章可不容易。而国平的文章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很高很妙。

第二,弘扬主旋律,彰现主流价值。

中国当代的主旋律,毫无疑问就是全面深化改革。不懈地、勇敢地为改革鼓与呼,“国平”有着与“皇甫平”一样的精神特质。而且既倡导经济改革,同时也大胆倡导政治改革。《向宪法宣誓,坐实法治责任》一文明确提出了“依宪执政,依宪治国”;《在法治的轨道上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一文更强调建设民主政治的紧迫性;《以法治为保障实现伟大中国梦》则将中国梦与法治建设紧密连接;《真刀实枪推进改革》提出了要克服“改革疲劳症”,防止“改革疑虑症”。

第三,倡导文化自信、文化自觉。

本书中,我特别注意到了《从历史的深处走来的自信》一文提到了习近平主席出席国际儒联大会并发表讲话,参观曲阜孔庙讲话,到北京大学看望中华孔子学会会长汤一介教授等。文章指出,在今天,重新纪念孔子,重新讨论儒家思想,需要巨大的政治勇气。文章特别肯定中华文明在解决世界贫与富,战争与和平等方面,物欲追求与道德精神重建,人与自然关系的协调等方面,可以作出独特的贡献。

第四,直面真问题、不回避敏感问题。

现在思想文化界、评论界,还是存着某些不好的风气:比如总习惯说些不痛不痒的话、四平八稳的话、永远正确的话,写一些不痛不痒的文章,而不愿意去研究真问题,甚至刻意回避所谓的敏感问题。而我们看到《国平论天下》一书的评论文章上,可以说几乎迥异于我们惯常读到看到的评论。国平评论一向有观点,有棱角,有锋芒,从不回避敏感问题。比如《日本谋入常,中国不答应》一文直接亮明了我们在日本“入常”问题的态度;《周永康落马是推进依法治党治国的一大步》一文则明确指出了周永康等腐败分子的违法乱纪勾当,使党的法治理念和实践蒙尘。

第五,文献资料价值。

我们知道,单篇文章发表与精选汇集成书出版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前者具有当下感,及时效果。比如中央宣布查处周永康、令计划的消息一公布,国平便在第一时间发声进行评论解读;但这样也存在着容易淹没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中的问题;而将一篇篇文章汇集成书来出版,则可以让我们系统、全面、整体了解作者的思想观点,因而也就具有了文献资料价值,乃至研究价值。

第六,弥补了图书出版领域的缺憾。

目前,图书出版市场上,时政读物要么是政策法规汇编,要么是文件解读,而对现实政治、经济,内政外交,国际国内重大事件的分析、解读、评论的作品明显欠缺。《国平论天下》的出版发行,可以说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也为今后研究这一年多中国和国际发生的大事提供了权威的文献。

总而言之,我相信《国平论天下》由于其所具有特别价值和意义,使得她不仅是当下的热门时政读物;而且若干年以后,也会有让我们重新阅读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