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投资电影的双翼

时间:2017-07-25  来源:中国名牌   作者:杜婕  责任编辑:陈璠 

有人说,资本是最聪明的,它总能找到既赚钱又安全的法门,绝不盲人骑瞎马,广种薄收。在投资电影产品时,它们很快地便找到了一个“安全扶手”:“IP+ 小鲜肉”。

 
有人说,资本是最聪明的,它总能找到既赚钱又安全的法门,绝不盲人骑瞎马,广种薄收。在投资电影产品时,它们很快地便找到了一个“安全扶手”:“IP+ 小鲜肉”。
 
第七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发布的《影视蓝皮书》指出,2016 年是IP 飞速发展的一年,与当红“鲜肉小花”的“强强联合”成为一种趋势,业界称为“IP+小鲜肉”。强大的原著受众和当红偶像的粉丝群体的“双保障”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投资风险,让投资人有了一些安全感。
 
但是这两个翅膀能否承载中国电影再度起飞的重量,是业界沉思的焦点。
 
IP 在2015 年达到了被追捧的高峰,而“唯IP论”的典型就是2016 年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的“给编剧指条生路”的言论。他表示:“我们现在的方式完全是颠覆性的,不会再请专业编剧,而是会请IP 的贴吧吧主和无数的同人小说作者,然后再挑几个人写故事,经过不断淘汰,写得最好的人会获得重金奖励,并保留编剧甚至是故事原创的片头署名。然后我们再在这些大导演的带动下找专业编剧一起创作,这是超级IP 的研发过程。”徐远翔的观点引起了编剧行业集体的讨伐。
 
编剧们的矛头所向之一是2016 年十一档上映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部电影改编自张嘉佳的同名小说。张嘉佳透露说,包含30多个短篇故事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在短短半年内销量超过200 万册,光影视改编权就被售出了七八次,而且作为作者会参与票房分成。“像这次光线和磨铁买的其实不是这本书的版权,而是书名的版权。”
 
IP 的火爆和经营之道让许多人惊愕。
 
然而编剧们说,有些热门IP 天然不具备影视化的基础,如果一定要进行影视化,那也必须对其大刀阔斧地改编。《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某种程度上就是这样的例子,这部电影拍得支离破碎,几个故事硬扭结到一起,让全片非常生硬,难怪有人说看的像MTV。这些被卖出去的小说根本不能算作一个完整的故事,充其量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描绘和一些无病呻吟的呓语。资本追逐这些热门IP,觉得似乎改编电影上院线稳赚不赔,是一个巨大的误解。与其束缚在这样一个根本算不上完整故事的IP 中,还不如踏踏实实地做真正的原创来得更有价值。
 
不过编剧们的愤怒似乎让该片出品方光线影业和天津磨铁等有些不屑。而手握这枚大IP 的张嘉佳也就闲不住了,成立了自己的时间海文化公司,众筹1500 万元开了小龙虾店。
 
一面是IP 的狂欢,一面是对IP 的冷思考。编剧艺艺对《中国名牌》表示,许多IP 很可能已经跟不上互联网文化迭代的速度。一部文学或漫画作品流行,影视公司就会火速买下版权以为改编必火。很多时候,这样的事情都失败了,原因就在于一个作品如果在这个时代只具备“流行”的价值,经不起时间的淘洗,在迅疾变幻的市场中很快就会被同质性的或者更加出色的作品所淹没。
 
著名编剧宋方金对《中国名牌》表示:“编剧在中国电影的制作链条上严重丧失了话语权。”这在由热门IP 改编的作品中,更为明显。很多小说家视自己的作品为“亲生儿子”,在交给制片方的时候,往往说明要由自己改编电影剧本,而不愿意专业编剧操刀改编自己的小说。可小说和剧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路数,那些在小说市场上能叱咤风云的作家,并不能说明自己在创作剧本时具有同等能力。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出自作家本人亲自改编的电影上映后,不能准确击中观众的心理,电影结构上也具有明显的问题。作家的这种做法实际上是欠缺专业性的表现。
 
张嘉佳自己操刀的《摆渡人》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获得成功后两个月上映,却只收获了4.8亿元票房,如果如消息显示那样《摆渡人》的投资、发行等各项成本加起来达到近4 亿元,则惨败无疑。所以张嘉佳曾说:“《摆渡人》出来(票房)也是我扛啊。”可见手握大IP 也并不轻松的事实。
 
倒是张嘉佳对IP 的看法保持了客观性:“影视作品一直以来分两种,一种是原创,一种是改编。如果突然有一天,大家把改编叫成IP,按照IP 被赋予的概念,比如具有强大的号召力,变成另外一种商品后这种号召力可以被传递,那么中国20 年来能够称得上是IP 的不会超过20 个。”
 
有IP 未必成功,没有IP 却是万万成功不了的。这是目前业界对IP 的态度,所以“唯IP 论”需要转型,需要保持客观的态度。编剧艺艺说,成功的IP 改编,不仅需要优秀的原著基础,更需要一个用心制作的团队,方能接受得住市场的考验。但纵观现在影视行业,“唯IP 论”依然盛行,一些质量并不合格的小说也被收入囊中、投放市场,必然会被普通观众拒绝。《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幻城》等“鲜肉+IP”影视剧遭遇差评,或票房惨败或收视不佳,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剧情和制作上的欠缺。
 
演员因素也成为影视投资的重要风险点。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编剧王兴东对《中国名牌》说,导演、演员的问题在当前非常突出,负面新闻不断,以至于刚刚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中第八条写道:演员、导演等电影从业人员应当坚持德艺双馨,遵守法律法规,尊重社会公德,恪守职业道德,加强自律,树立良好社会形象。这样的条款在世界上都是少见的。
 
《影视蓝皮书》指出,影视产业偏向和侧重于明星个人,而忽视后期制作,呈现出的剧情水平自然会低于预期;当红的偶像明星面临着演技质疑、抠图、替身、天价片酬等等问题,随时都有可能引发负面舆论,是影视投资的一大潜在风险。
 
以电视剧《孤芳不自赏》为例,该剧连续四天收视率破1,但在开播不久,就传出了男女主演“扎戏,依靠替身,抠图,天价片酬”等新闻,一时间舆论呈现一边倒的负面评价。
 
近几年对劣迹艺人的封杀、“戴立忍事件”也使得演员的个人因素实际影响到整体影视产业,成为全产业链风险的一环,媒体人向前对《中国名牌》笑称,有时候投资人手上像是攥着一枚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爆炸的一个著名例子是陈凯歌的《道士下山》,陈凯歌历经三年打造的电影《道士下山》,在杀青之前遭遇了房祖名吸毒事件。对此,导演陈凯歌透露,房祖名的事情发生得很突然,确实给剧组带来非常大的困扰,几乎让人绝望。“本来拍电影就是一件困难的挑战,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的风险。”对于演员涉毒,陈凯歌坦言感觉很痛心,“我也尝试过各种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不要让一个人的违纪行为,毁坏了上千人几年辛苦的劳动”。陈凯歌的妻子,演员陈红也坦言,房祖名是一个人毁了一部片子。票房显示,《道士下山》的票房是近4 亿元。
 
使用了吸毒明星的影片受到牵连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捉妖记》由井柏然替换了柯震东的角色,王学兵参演的《一个勺子》也被临时撤档等等,都对电影的制作和上映产生影响。
 
媒体人向前对《中国名牌》分析说,如果参演明星有劣迹是“硬伤”的话,明星自身形象和演技等等则是“软伤”,每一个选择就自带限制。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可以看到邓超、白百何、杨洋、张天爱、岳云鹏、柳岩、杜鹃等一众鲜肉鲜花;在《摆渡人》中则看到是另一幅景象,梁朝伟、金城武、陈奕迅、杨颖、杜鹃、熊黛林、马苏、大鹏、贾玲、柳岩、鹿晗、李宇春、陈妍希等等。两相对比,前者虽然鲜肉和鲜花数量众多,但号召力就远不及后者了,对票房的贡献就差了许多。
 
作为明星艺人必须保护好自身形象,而投资者和创作者也需要根据观众喜好选择相应的演员,才能有效避开风险,获取投资收益。向前说,其实诸如演艺经纪公司等机构应当建立演员诚信档案,建立演员票房贡献率等数据评价系统,为片方的制片管理和风险管控提供科学的基础。
 
“IP+ 小鲜肉”其实并不是新鲜的提法。比如王兴东津津乐道的《甲午风云》,就是上世纪60年代长春电影制片厂拍的一部经典名片,题材就是中日甲午海战,邓世昌驾舰撞向日舰吉野号,以身殉国,当邓世昌大喊一声“撞沉吉野”,当年的少男少女也是像今天一样看电影追明星。所以,寻找好的题材,讲好故事,选好演员和导演,永远是电影业的基石。

 

 

 

阅读推荐

《外面的风很冷——向明世纪诗选》

[作者简介] 向明本名董平,一九二八年生,湖南长沙人。军事学校毕业,台湾蓝星诗社资深成员,曾任《蓝星诗刊》主编、《中华日报》副刊编辑、《台湾诗学季刊》社社长、年度诗选主编、新诗学会理事、国际华文诗人笔会主席...

    《中国名牌》杂志2017专刊 《中国名牌》杂志2017年第